新聞中心
NEWS CENTER
新聞中心
行業動態
當前位置 - 首頁 - 新聞中心 - 行業動態
乙肝在研新藥機制與潛力分析,下一個重磅 有望五年內面世
日期:2018-04-10 瀏覽次數:
編者按:全球大約有2.57億乙肝(HBV)患者,近50%集中在11個國家,包括中國。與龐大和日益增長的乙肝疾病負擔相對應的是,目前批準的乙肝法標準治療方案(standard of care,SOC)僅限于核苷或核苷類似物(抑制病毒聚合酶),還有注射干擾素α(刺激免疫系統對感染的反應)。這些標準療法只能抑制病毒而無法治愈,導致患者需要長期服藥,可能面臨重大副作用。因此急需創新的乙肝療法,使患者的生活質量盡早得到改善。

2017年7月28日 “世界肝炎日”,我們為大家送上目前乙肝新藥的研發管線盤點,數據顯示,一些HBV單藥療法的早期結果證實具有組合治療的潛力。但是,需要多少組合,哪些成分可以真正消除標準療法之后的乙肝病毒殘留,科學家仍在探索當中。

本文是一篇更加詳細的乙肝在研新藥的進展盤點,分析了全球幾大主要從事乙肝藥物研究的公司Arbutus,強生(Johnson & Johnson),Replico和Assembly Biosciences的研發管線和策略。令人期待的是,接下來的18個月內,這幾家公司即將公布有潛力的單藥療法數據,我們有望看到單個作用機制(MOA)添加到標準療法的試驗數據出爐。同時,這些不同機制的新藥可能會對更復雜的組合療法(雞尾酒療法)做出貢獻。讓我們共同期待人類能早日在這一疾病領域取得新的突破。

抗乙肝病毒藥物的作用機制

HBV病毒由核心蛋白組成的衣殼(capsid)組成,其容納松弛的病毒DNA(relaxed viral DNA)。 一旦病毒進入肝細胞,衣殼蛋白將病毒導向宿主細胞核。衣殼驅除松弛的病毒DNA,宿主細胞的酶將其轉化為cccDNA(病毒DNA的活性形式,可以轉錄)。轉錄的病毒mRNA進入細胞質轉化為病毒蛋白,包括衣殼蛋白(HBcAg),HBsAg和HBV逆轉錄酶。HBsAg從感染的細胞中大量分泌,導致使宿主的免疫系統崩潰。

乙肝圖1.png

HBV病毒結構(圖片來源:Antimicrobe.org)

核苷類似物由siRNA(silencing RNA)組成,能夠直接干擾和摧毀病毒RNA,從而起到治療的效果。SOC核苷類似物,如Gilead Sciences的Viread(替諾福韋),能減少血液中乙肝病毒的DNA,但不能根除循環DNA(cccDNA)在肝細胞中的儲備;也不會對抗HBV表面抗原(HBsAg)引起的全身系統性免疫抑制。因此,一旦治療停止或中斷,病毒又會重新爆發。

乙肝圖2.png

現有乙肝抗病毒療法的缺陷是HBV表面抗原(HBsAg)仍持續存在體內,引起全身系統性免疫抑制(圖片來源:Replicor官網)

因此,治愈乙肝需要同時從4個方面著手:抑制HBV病毒復制;抑制HBV表面抗原分泌到患者的血液中從而下調機體免疫響應;同時也需要重新喚醒/激活宿主的免疫反應,使T細胞和B細胞可以識別受感染的肝細胞;形成抑制和消除cccDNA。

Arbutus:全面進攻

Arbutus公司CSO Michael Sofia博士曾任丙肝公司Pharmasset公司的高級副總裁,該公司在2012年被Gilead以110億美元收購。他發現并領導了Sovaldi(sofosbuvir)的藥物開發,該藥2013年一經上市,徹底改變了丙肝的治療歷史。(詳細閱讀:"公共衛生最重要成就之一"是怎么誕生的?)

乙肝圖3.png

Michael Sofia博士為重磅丙肝藥物Sovaldi的開發做出主要貢獻(圖片來源:iupac.org)

現在,Arbutus正在應用成功開發丙肝病毒治療方法相同的創新思維,開發治愈乙肝的創新療法。Arbutus已經建立了全面的研發管線,涵蓋治療乙肝病毒的四個機制,包括抗HBV病毒復制,免疫再激活和消除cccDNA。

ARB-1467是Arbutus進展最快的在研藥物,這是一種脂質納米顆粒(LNP)配制的RNAi療法,目標是三種HBV病毒基因組的保守區域。早期數據證實它可以抑制HBsAg水平。在歐洲的肝臟研究協會(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, EASL)四月份的會議上,Arbutus公布了ARB-1467在2a期劑量遞增試驗中的18名患者的數據。13名患者的HBsAg減少0.5 log以上,其中6人減少1 log以上。該公司正在評估ARB-1467的第四組患者隊列,以每兩周一次的給藥方式,維持一年。

乙肝圖4.png

Arbutus建立了治療乙肝病毒作用機制的全面研發管線(圖片來源:Arbutus官網)

AB-423是一種衣殼抑制劑(capsid inhibitor 1.0),正在臨床1期試驗,2期臨床試驗預計將于本年開始。去年11月,Arbutus公司在美國肝臟研究協會(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Liver Diseases , AASLD)會議上提交的臨床前資料顯示,AB-423在體外抑制了病毒外殼形成HBV RNA,以及將RNA轉化為cccDNA的能力。如果病毒裝配了不正確的外殼,就可以延緩病毒復制。

AB-506 (capsid inhibitor 2.0 )設計為比AB-423具有更好的藥效和藥代動力學的衣殼抑制劑,有望今年進入臨床。

AB-452 是小分子RNA去穩定劑(destabilizer),計劃明年進入臨床試驗。該分子已經在臨床前試驗顯示出減少HBV蛋白(包括HBsAg)的作用。這是一個小分子,但它可以像RNAi一樣阻止病毒產生蛋白質。Arbutus公司尚未決定是否將AB-452用于代替或補充siRNA療法。

Arbutus也在測試多種方法來刺激免疫反應。12月,該公司宣布與Spring Bank制藥公司合作,進行AB-423和SB 9200組合的臨床前研究,SB 9200是靶向RIG-I(DDX58)和NOD2(CARD15)的小分子核酸混合物。SB 9200能增加RIG-I激活。活化的RIG-I與病毒逆轉錄酶結合,阻止它與病毒RNA接合以轉錄DNA。另外,RIG-I和 NOD2激活后觸發先天免疫反應和,隨后釋放干擾素。

Arbutus的內部研究管線還包括檢查點抑制劑,以及直接靶向cccDNA的項目。Arbutus今年開始了ARB-1467與核苷類似物和干擾素組合療法的2期臨床試驗,目標是12個月的治療后患者的HBV DNA和表面抗原達到檢測不出的水平。如果AB-423的2期結果是陽性,Arbutus還將開啟ARB-1467加上AB-423的全新組合療法。2期AB-423單藥臨床試驗將于下個季度開始。

明年,我們將可以看到這些試驗的效果。Michael Sofia博士認為:“我們接下來四到五年里可能會看到能提高治愈率,減少治療持續時間,對患者產生重大影響的乙肝新藥。”

強生:合作開發

強生通過內部研發和外部合作建立HBV研發管線。目前有兩種化合物在臨床前試驗,另一種在1期臨床。

2015年,強生收購Novira Therapeutics公司獲得臨床1期的衣殼組裝調節劑(capsid assembly modulator,CAM)NVR 3-778。強生也有一個內部研發的CAM新藥JNJ-56136379 (JNJ-379)處于1期臨床。去年11月份的AASLD會議,強生公布了JNJ-379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數據,顯示不良事件輕度至中度。同時體外實驗也顯示JNJ-379減少了HBV RNA水平。強生認為,HBV RNA是cccDNA的模板,這是使MOA功能治愈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同時表示,JNJ-379是兩種衣殼抑制劑中更有效的。

乙肝圖5.png

強生的乙肝在研新藥衣殼組裝調節劑JNJ-379的作用機制(圖片來源:AASLD)

強生與Arcturus Therapeutics公司在2015年共同開發臨床前siRNA項目Lunar-HBV。在小鼠實驗中,Lunar-HBV的單次注射導致了HBsAg減少1.7 log,HBV DNA減少1.2 log。該產品含有三個解鎖的核小體單體劑(UNA)寡聚體,靶向所有HBV轉錄物并覆蓋所有已知的HBV序列。強生計劃明年初將其推進臨床。

在免疫刺激方面,強生正在開發TLR7激動劑(2016年從Sino公司獲得許可)觸發對抗病毒核酸的免疫激活反應。強生表示,這種化合物刺激了肝臟中的干擾素釋放,可以緩解T細胞衰竭,但不會產生干擾素全身給藥相關的副作用。這些副作用,包括流感樣癥狀,使得干擾素難以作為長期的乙肝治療方式。強生公司計劃在AASLD公布臨床前數據,并計劃在今年開始1期臨床。

強生公司還有一個早期臨床前疫苗項目,將HBV DNA質粒通過皮膚電穿孔給藥。它將質粒送到皮膚細胞中,然后皮膚細胞開始釋放HBV抗原并激活T細胞和其他免疫細胞來引導HBV反應。

Replicor和Assembly :少即是多

Replicor和Assembly Biosciences公司都認為,雞尾酒療法可以包括更少的成分。

Replicor認為,由于核苷類似物已經減少了HBV DNA,治愈乙肝的關鍵在于HBsAg阻斷和使用干擾素提供免疫增強。

Replicator的REP 2139-Ca干擾亞病毒顆粒的形成并阻止HBsAg從細胞中釋放。該化合物是治療慢性肝炎的新型治療劑核酸聚合物(NUCLEIC ACID-BASED POLYMERS,NAP),具有廣譜抗病毒活性。它含有硫代磷酸酯鍵的核酸聚合物,作用類似于寡核苷酸; 然而它不是序列依賴性的,使其不產生耐藥性。

乙肝圖6.png

Replicor的乙肝在研新藥核酸聚合物(NAP)的作用機制(圖片來源:Replicor官網)

4月份在EASL會議公布的2期臨床數據顯示,在接受治療的30例患者中,REP 2139加Viread和干擾素治療12周,29名患者達到血清HBsAg降低1 log以上。14例患者完全檢測不到HBsAg。Replicator預計在今年10月份的AASLD會議上報告后續數據,評估患者停藥后是否能夠維持這些降低。

Assembly Biosciences公司認為靶向衣殼蛋白(capsid)與SOC相結合可能已經足夠,因為衣殼蛋白在HBV生命周期中非常普遍。ABI-H0731是一個核心蛋白組裝調節劑(CAM),正在進行慢性乙肝的1b/2期臨床。該公司的假設是,該分子可能會破壞病毒足夠長的時間,以使宿主產生自身免疫應答,類似于HCV中的成功機制。

乙肝圖7.png

Assembly的乙肝產品線主要包括衣殼組裝調節劑CAM(圖片來源:Assembly官網)

Assembly的CMO Uri Lopatin博士提到,20世紀20年代中期,研究HCV的公司都不愿放棄干擾素,因為該領域普遍認為免疫系統需要被刺激,不通過免疫方法永遠無法治愈丙肝。但事實證明,當正確的小分子能夠到達肝臟,并將病毒破裂得足夠久,病毒就可以完全清除。 “現在我們在HBV中看到完全相同的爭論。”Assembly公司希望在10月份的AASLD會議上披露ABI-H0731的大量最新數據。

我們祝愿這些在研乙肝新藥在臨床試驗中能取得積極成果,早日上市,幫助人類攻克乙肝這個頑疾!
文章來源:中國體外診斷網

參考資料

[1] HOW FAR INDUSTRY IS FROM ASSEMBLING A FUNCTIONAL CURE IN HBV

[2] Arbutus, Johnson & Johnson, Replicor和Assembly Biosciences公司官網

[3] Capsid assembly modulator JNJ-56136379 prevents de novo infection of primary human hepatocytes with hepatitis B virus

青海十一选五遗漏 一尾中特连准23一期在哪里拍摄 网络虚拟货币本质监管 二分彩买法 在线棋牌官网下载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技巧 北京pk10怎么看走势图 下载同城麻将游戏大厅 og视讯网站 新强福彩时时彩走势图 以太坊价格最新走势图 通比牛牛游戏大厅 pc蛋蛋投注方法 体育彩票排列三开奖时间 七乐彩精准99%定胆杀号 竞彩足球单场比分推介 山西推倒胡麻将规则